梨子er

执笔写我所爱。

饼渣 我亲爱的恋人啊

饼渣      我亲爱的恋人啊


#ooc是我的。我爱饼渣


#是飞鸟症的梗,有一点改动,是在爱而不得许久过后黑鸟会从胸口飞出,飞到心心念念的人旁边,如果心上人5天内没有回应,原主便永远无法轮回,回应了则原主复活。


#现代pa


 


 


DAY1


 


  敖丙今天早上不太舒服。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痛,好像有什么要从中奋力钻出来。一向身体不错的敖丙也没把这当回事,照常准备起床洗漱上班。


 


  突然,痛感一下袭来,以心脏为原点向全身扩散着。敖丙无力地跪坐在了地板上,他的目光扫过昨天无聊翻看的杂书,突然想到什么。


“原来…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只是故事,没想到真有此事。”


  他低声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听。只是刹那间,他觉得自己胸口的东西就要破口而出,他痛的趴在了地板上,瞳孔猛地收缩,上一秒还有神的眼睛立刻没有了神采,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玩偶。


 


  一对翅膀从敖丙的胸口挣扎出来,接着是头,是身子,是脚,不过一会一只通体纯黑的鸟儿飞了出来,敖丙倒在原地,胸口空了一大块却没有任何血迹,但谁都能看出这个蓝发美人已经没有了呼吸,慢慢的,那人的身体开始化成灰烬,变成黑色的粉尘,在空中消散不见。


 


 整个房间寂静的好像能听见敖丙的呻吟,又好像一个孤单的空间,把敖丙一个人困在里面,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敖丙可是从不迟到的。


  哪吒疑惑地看了看敖丙空空的工位,掏手机拨打了敖丙的电话,传来的却是一阵阵忙音,他不免有些担心着急,急急忙忙就像踩着风火轮一样飞驰到了太乙真人的办公室。


“胖子!敖丙不回我电话我怕他出事儿了。我马上出去找他,给我请个假啊!”


太乙真人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就被他的一通话堵住了嘴,只能无奈摆了摆手任由他走。


“哪吒这娃儿真是太急躁了哟。”


 


哪吒才不管那么多,得了太乙的允许马上跑出了公司,他看了看拥挤的车站,决定走去并不远的敖丙家。


“这只鸟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跟着我,是看小爷长得太帅了吗?”


哪吒小声嘟囔着,脚下像生了风一般走得飞快,一是想快点去看自己的挚友,二是想甩开身后的鸟,却不想那鸟紧紧跟在他身后,一步不让。哪吒无奈地只能让这鸟跟着他飞。


 


“我去,怎么没人啊。这小子人间蒸发了?”


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反应,哪吒只好把那进门前先敲门的礼节抛在脑后,用敖丙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但是能看出那个人生活的痕迹。


“连水都看起来是刚刚倒上的还没喝几口,怎么见不着人。”


“敖丙?!你给小爷出来!”


哪吒在房间里大喊了几声,都没等到他呼喊的人温文尔雅地回答他一句,哪吒,我在这里。哪吒没由来的烦躁,觉得心中莫名地空了一大块,一回头就看见那只黑鸟仍然坚持跟着他。


“你烦不烦啊…别老跟着小爷行吗!”


鸟当然是不能开口回答哪吒的,但哪吒莫名就觉得这黑鸟盯着他的眼睛好像在告诉他,不可能,我跟定你了。哪吒突然就跟中了邪一样回盯着那只鸟,只觉得那双眼睛越看越熟悉。


“小爷昨天没睡够出现幻觉了?”


 


 


DAY2


 


 


哪吒也不知怎么了,大概是昨天太累了,竟是在敖丙家客厅的沙发上睡了几乎一天,醒来时天已经泛起鱼肚白。他揉揉眼睛起身,觉得房子里有些闷热,便一把将窗户推开。清晨的风卷着夏天的热情吹到哪吒脸上。


路上已经有着熙熙攘攘的行人和早起叫卖早餐的小摊,食物的香气和城市生活的味道一起飘到了哪吒鼻子里。他对着窗外发呆得入迷,刚睡醒的大脑还有些恍惚,恍惚之间他又猛然觉得这幅悠然的场景缺了点什么。


 


不知不觉间,那只黑鸟又落在了哪吒肩头。看它的样子应当是只阔噪不堪的品种的鸟,事实上它安静得出奇,连扑腾着翅膀飞起来都是没有声音的。


“小爷真是难得静心欣赏这样的场景啊…不过缺了些东西。”


“缺了一个人。多了一只鸟。”


 


哪吒难得极有耐心地没把那鸟抓进屋里去头炖汤吃了,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大概是无聊到一种极致,连鸟都不放过。


鸟并没有因为这位少爷戾气太重担心自己下一秒就成为他老人家的早餐而腾空飞起扬长而去,胆子极大地站在窗台上和哪吒对视。


不是…这眼睛真熟悉啊。


哪吒又一次盯着鸟的眼睛走神了,下一秒便拍醒了自己,唇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


李哪吒啊李哪吒。你别是单身太久看只鸟都像你喜欢的人。敖丙怎么会是鸟呢,就算是,也当是从云雾缭绕的天上飞下来的仙鹤,整个都带着仙气,绝不是这黑酸酸的鸟。


 


不过被它跟着的感觉也不差。哪吒的嘴角攀上了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笑意。


 


 


DAY3


 


哪吒就奇了怪了,他活这么大还真没被小动物这么缠着,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什么面包渣玉米粒的转世,不然那鸟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跟着他三天。


 


三天。敖丙也人间蒸发了三天。明明哪都是敖丙生活的痕迹,却不见人影。昨天一醒哪吒就去拜托他父母的警察朋友全面搜索敖丙这个人,整整一天过去了,完全没有消息。虽然哪吒表面上还是一副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的样子,实则已经急得恨不能把整个世界都倒过来抖一抖看看能不能抖出一个敖丙。


哪吒心不在焉地随手往手里放了一块面包渣,伸到那鸟儿嘴前。虽说这位爷并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种,但是被一只鸟跟着几天,总会适应而自然而然地投食的。


“敖丙,你再不出现小爷就不和你玩了。大不了再找一个朋友!”


哪吒赌气似地嘟着嘴念叨着,但话是这么说,这位口是心非的小同志内心还是很挂念他的朋友。


 


哪吒专注沉迷自己的世界,却没注意到那只黑鸟长着一双蓝色的眸子盯他盯得出神,黑鸟细长的嘴轻轻划过哪吒的手心,却没有叼起面包屑,看那动作好像是用嘴在哪吒手心画了个桃心。哪吒觉得手心有些痒,狭长好看的眼睛用余光狠狠夹那鸟一下。


“要吃吃不吃也别挠小爷痒啊。”


 


 


白天已经彻底褪去,天空已经换上了黑色的晚礼服,也不知是要参加谁家的晚宴。黑夜的到来伴随着疲惫和困倦,哪吒已经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那只命大的黑鸟——也就是哪吒心心念念的敖丙,正一声不吭地盯着窗外算着日子。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是第四天。如果哪吒没有认出我…


敖丙的内心是煎熬而又无奈的,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就像是惩罚他喜欢又不说,只会把一切烂在肚子里。


 


说实在的,敖丙并不怕死,也不怕什么灵魂无法转世。他怕的只是,以后再也见不到哪吒,哪吒心许会慢慢把他忘却,然后找个其他的姑娘过一生,而哪吒一辈子都不知道敖丙有多么爱他。


 


他扑腾着翅膀从窗台上飞到哪吒身边,外面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会打湿他的翅膀,他贪婪地看着哪吒,仿佛一辈子都看不够。


他也害怕他们没有一辈子。


 


 


哪吒迷迷糊糊从床上抻着坐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没看见黑鸟,倒是看见了那家伙的一根羽毛,哪吒用手指把它拈起来,莫名地有些心颤,直觉告诉他他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敖丙,连同这只鸟也见不到了。


 


“别瞎想别瞎想…”


他念叨着,用手拍自己的脑袋试图把自己拍醒,踩着拖鞋下了地,他不太文雅地坐在飘窗上,晨光慷慨地给予了他温暖。哪吒很清楚,他的直觉一向准,而他的直觉又荒唐地将失踪四天的敖丙和黑鸟关联在一起。


李哪吒!你怎么一天到晚净瞎想!


他在心里狠狠说着自己,大脑却又无法避免地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那只鸟恰好又神出鬼没在了他家窗台,似乎是才从外面飞进来。哪吒此人没有睡觉关窗的习惯,自然就便宜了这鸟。


几乎是下意识,哪吒哑着声音对着鸟说。


“其实你知道敖丙在哪吧。”


“因为你就是他。”


 


黑鸟蓝色的瞳孔猛地一震,接着整个身子都抑制不住地颤抖。


 


“我猜对了吧。”


陈述的语气,在看到鸟的身躯微微颤抖的那一刻哪吒心中就有了判断。哪吒的声音有些颤抖,却又转过头,用自以为没有感情的语气和背影保护自己柔弱的一面。


“敖丙…快回来吧。小爷想和你踢毽子。”


“小爷也想和你去看洛杉矶的日出日落,去巴黎铁塔下仰望天空,在巴厘岛的海边亲吻你。”


哪吒说了一堆按他脾气绝不会说却突然想到的酸溜溜的话,他猛地抹了一把泪。


“小爷才没想你!爱回来不回来!我只是,沙子又进眼睛里而已!!啊啊丢死人了!”


“不丢人。吒儿。你说的一切我们都会做到的。”


猛地听到熟悉的声音,哪吒僵硬地转过头,看见那只黑鸟的羽毛悉数褪下,一片黑雾中,一位白衣的少年的轮廓慢慢浮现,逐渐成了哪吒熟悉的样子,少年伸手抹了哪吒的眼泪。


“别哭,我在。”


“都、都说了小爷没哭!!这个是刚刚打哈欠流出来的!”


哪吒一把拍开敖丙的手,似乎感到了手的主人有些僵硬,又一把扯住了他的手,闭着眼睛不管不顾地亲了上去,毫无章法的亲吻里包含爱意,被他吻的那位先是一愣,随后用更激烈的方式回吻。敖丙恨不得把哪吒摁在他的怀里,生怕现在是梦。


“吒儿,怎么认出我的?”


“才不告诉你。”


 


因为你是我哪吒喜欢的人,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会凭借直觉找到你,然后我们共度余生。我们会有一辈子,互相陪伴的一辈子。


饼渣 Love is love【①】

饼渣        Love is love【①】

#双向暗恋!不过这一章可能看不出来啦…

#ooc有。是学院pa



:


嗐…我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哪吒手上捏着一个海螺挂饰,在操场上烦闷地走着,抬脚就踢飞了旁边的小石头,惊的前面的同学回过头来讶异地看他。本就心情不怎么好的哪吒瞪大眼睛,大吼了一声。

“看什么看!?没见过心情不好的?!”

  前面的同学被吓得转头就拉着身侧的同学匆匆离开,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嘟囔着。

“他爸妈不是刑侦队的吗,他怎么长成这样的。”

“听说还是个同,好像还喜欢咱们学校的校草…他也配?”

  说完还回头惶恐地看了哪吒一样,惶恐中又带着不屑和调笑。

  这惹得哪吒更烦了,一想到娘嘱咐他万万不能和学校同学起冲突,只能憋着气小声骂了一句。

“都9012年了还看不起同…?我不配你配吗。”


同学们都知道,哪吒喜欢敖丙,敖丙那样的谁不喜欢?生的一副好皮囊,蓝发披肩,不笑起来如同仙人下凡,高山雪莲,笑起来又如同初春的冰雪消融。

  尽管还没有人见过敖丙笑。

  除了哪吒。

  哪吒和敖丙竹马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哪吒一直把敖丙当他唯一的好朋友来看待,连哪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敖丙的感情什么时候变了味。

  是从坐在敖丙后面看他的鬓发被微风吹起的时候?

  还是从看他和自己踢毽子嘴角的一抹笑的时候?

  少女情怀总是诗,少年情怀也一样。

  不管是从什么时候,哪吒都确确定定,他肯定被敖丙拴住了心,不然他才不会一见到敖丙就脸发烫心跳加快连话都说不清楚。

  以往哪吒总要扯点奇奇怪怪的借口,什么感冒不舒服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一见到敖丙就结巴的和申公豹一样,敖丙也从不多过问。


  但今天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今天下午敖丙拿着挂饰递给他,还说什么拿了这海螺挂饰,就代表哪吒是他唯一的朋友。

“这不是公认的吗…这分明…这分明…”

  这分明就是定情信物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哪吒连结巴都顾不上,表面上装的倒是冷冷静静,一副你给了小爷那小爷就勉强收下的表情,还没等敖丙走远,内心就炸开了花,开心得差点没跳起来去操场跑他个八九圈。

“哪吒?你脸好红,不舒服吗,礼物喜欢吗?”

  敖丙温柔的声音从哪吒身边传来,吓得哪吒差点没真跳起来,他赶紧慌慌忙忙地解释。

“喜欢喜欢!!!没事儿小爷就先走了!!!”

“太丢人了太丢人了…敖丙小爷警告你!你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哪吒满脸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怕敖丙再问什么问题,拎着挂饰就走。

“哎呀小爷还有事!先走了先走了!”

  丢人。太丢人了。哪吒不停地想。


  他拿着海螺挂饰晃了晃,手指擦了擦海螺,把挂饰挂在了手机上,有些洋洋得意地想。他以后可得跟人炫耀炫耀,这是敖丙给他的,旁人可都没有。

  不过敖丙应该没看出小爷喜欢他…吧。他那么好的人,应该有更好的人跟他在一起。而且要是看出来了岂不是朋友都做不成!!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吒想到这少见有些惶恐,但转瞬之间又想开了。

  起码敖丙现在还只是小爷唯一的朋友呢!

  少年人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上一秒还惆怅着的哪吒,下一秒就生龙活虎地准备去找敖丙踢毽子。

“敖丙!快来陪小爷玩!小爷在操场上等你噢!不许不来,不许放小爷鸽子!虽然小爷也知道你很忙,但是肯定会忙完的吧!”

  哪吒的手指在键盘上啪嗒啪嗒的打字,删删减减打出这一大段话,像是完成了什么大任务,如释重负地瘫在了操场草坪上。手机突然发出了滴滴两声,他赶紧拿起手机,就看到敖丙言简意赅的回复。

“好。等我。马上来。”

  看吧看吧,敖丙能对你们随叫随到吗?

  哪吒有些得意地想,嘴角满是掩盖不住的笑容。


“哪吒,我来了。”

  清脆的少年声从哪吒上方传来,哪吒睁开了刚刚闭上的眼睛,懵了一会又猛地睁大,一把把敖丙推开。

  刚刚离得好近…!!啊啊啊四舍五入快亲上了!!!!

  哪吒捂着脸从指缝里偷看着敖丙,赶紧把脑子里奇怪的想法全甩了出去。

“哪吒…?没事吧?”

“没事没事!那…那个,小爷今天不想踢毽子了!你和小爷一起回家吧!!”

  哪吒一下站了起来,拉着敖丙踢着书包就往校门外走。


“这天气还真是该死的热,你说是吧敖丙…”

  哪吒斜背着书包,用手扇着风,斜眼一瞟敖丙,不曾想这一眼,就让他看到了黄昏的光撒在敖丙的头发上,映得敖丙整个人都在发光,闪着黄昏的光,红色中又带着金闪闪的浅橙色。哪吒一下子看呆了,他痴痴地想着。


  这个人怎么那么棒啊…小爷要定了。

 


芥敦 横滨恋爱文学

芥敦   横滨恋爱文学

#ooc预警,ooc是我的。

有少女心敦敦出现

已交往背景

时隔多年 我突然想起我是个文手。


1

  中岛敦小时候在孤儿院看过许多书,其中不乏些青春恋爱文学,打动中岛敦的当然不会是书里的风花雪月,更多的时候是一些场景,例如男主表白是在天空中纷纷扬扬的玫瑰花瓣之类的。

  他记忆最深的一段是描写樱花铺满的坡道的,他现在仍记得书里的描写。


“长长的坡道上洒满樱花的花瓣,整条路都笼罩在了粉色与香气中,泉樱子站在道路的尽头,身上也落着些花瓣,她回头,对着木下川枫露出了一抹笑容。“嘿,木下君,我希望余下的日子都跟你一起度过。”木下川枫看着她,仿佛那是他的全世界。”

  书里讲述的俗套故事当然不足以让中岛敦一个大老爷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但是书里写的场景着实让他小小心动了一把。

但是可惜的是,成年后中岛敦的世界里没有这些腻人的罗曼蒂克,有的只是战斗和热血。


2

  虽然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传说中的浪漫的甜腻爱情基本上是没有的。两个人都很忙,中岛敦有武侦许许多多的公文,游击队长芥川也有他要干的事情。两个人每天早出晚归,连床上交流都没怎么有过,更别提什么腻腻歪歪的甜蜜日常。


    中岛敦不轻易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芥川,就连在床上都不太诚实,典型的口嫌体正直。他也曾偷偷向往过芥川给他在一些重要的节日里布置场景。但事实是,那位游击队长仿佛不知道什么是浪漫,什么是罗曼蒂克。


   中岛敦因此不止一次地和侦探社的前辈太宰治吐槽过:“芥川真是一点情趣都不懂——”之类的话语,前辈就会拍拍他的头,嘴角挑起一丝微笑告诉他:“啊呀芥川君就是那样啦,他其实懂得很多噢?就是不说出来而已,而且敦君要是想要什么的话直接和芥川讲会更好噢。”

 

  想要就说…吗?中岛敦在心里记下了这个方法,在芥川的书桌上放了一本年代极其久远的恋爱文学以暗示芥川,却反被对方嫌弃幼稚。

  切…芥川果然不解人情…真是的…中岛敦在心里悄悄记了个仇。


  芥川就不一样了,他一边嫌弃中岛敦幼稚,一边看完了整本,并且在前辈太宰治的“好心提醒”下略嫌弃的重点记下了书中的场景。



3


  四月初春,是樱花盛开加观赏的最佳时期,可惜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都忙于工作和打架(各种意义上的打架),在四月末樱花都落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才能来看一眼。


  几片花瓣从枝头飘落,显现出一种凄凉的美,一阵风儿吹来,树枝便哗啦啦的响起来,又落下些许花瓣。


  怎么看都和这景象不符的两人信步于樱花花瓣铺成的道路上,芥川龙之介斜着眼偷瞟着一旁看的兴起的人,在心里默念人虎真是幼稚,又无怨言地跟着中岛敦继续往前走了。


“人虎。”

  中岛敦突然听到芥川在后面这样叫他,疑惑地回头看了看。

“太宰先生说你喜欢樱花,所以我爱你。”

  中岛敦被他奇特的逻辑雷的不轻,过了半晌才缓缓反应过来。

“?!!!芥川你这人好狡猾!你是不是背着我偷看恋爱小说!”

  中岛敦低下已经红透了的脸,努力装出生气的样子,却殊不知这幅样子落在芥川眼里更加可爱,芥川龙之介缓缓开口道。


“鄙人不需要看别人的恋爱文学来过自己的生活。”

“因为这会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恋爱文学。”


 


群宣/求k。
Finnerch University of Wichwand and Wizardry
芬尔棋魔法学院
*始于14世纪,英式传统学校,与人类世界相隔,学院制。(以JK罗琳著作《哈利波特》系列为原型改编)

*向世界各地的纯血,混血甚至麻瓜开放。
*拥有最顶尖的教职。
*与魔法部相处融洽,我们的Greater good是将每一个学生都教育成迄今为止最独一无二,得以名垂青史的巫师。
*终于哈利波特原型,采用学院制度。
*学院随机分,符合性格的学院分到几率更高,也可从Pottermore网站测试结果选择学院与守护神。
*对于谈恋爱没有过度严格的规章制度。
*你们磕的cp,在此都是真的!!!

四大学院。:
William Shakespeare-莎士比亚(威廉·莎士比亚)学院-祖母绿
Francois Rabelais-拉伯雷(弗朗索瓦·拉伯雷)学院-宝石蓝
Nikolaus Kopernikus-哥白尼(尼古拉·哥白尼)学院-玫瑰金黄
Yuan Qu-原(屈原)学院-朱红
-
莎士比亚学院:
-现学院长:Theodore Salvador
-学院代表:赫尔墨斯
-代表色:祖母绿
-招生标准:精明,浪漫。
-创始人遗物:以诗集的方法记载魔法史,诅咒,及长生秘诀的古籍,长期为黑势力垂涎的目标。
拉伯雷学院:
-现任院长:Vincent Messel
-学院代表:普罗米修斯
-代表色:宝石蓝
-招生标准:开朗,感情丰富
-创始人遗物:一株永不枯萎的榭寄生,祝福,附保护魔法的白袍和法器,与黑暗生物终身为敌。
哥白尼学院:
-现学院长:Amanda Pockty
-学院代表:阿波罗
-代表色:玫瑰金黄
-招生标准:正直,忠贞。
-创始人遗物:一台可以看见过去与外来的天文望远镜,但要使用独角兽的毛发,福灵剂混合饮用下后才会生效。目前天文望远镜下落不明。
原学院:
-现任院长:傅眠月
-学院代表:雅典娜
-代表色:朱红
-招生标准:勇气,聪慧。
-创始人遗物:毛笔。具有强大魔力。以其施法配合特定咒语,至足以逆转生死。但施术者无一生还。

重要通知

供梗:Missy Amanda Pockty

Dear all:

本校首届“Discovery of Fantastic Beast”已经过魔法部批准,预计在六月中旬开展该项活动。地点将在离学校200公里以外的原始魔法森林,面积将近40万平方公里,是一片未开发且充满危险的土地,危险指数甚至高于禁林,传闻这里曾是一代黑魔王的领地,且将会有数不胜数的未知生物,学生需要团体合作,在老师的带领下一同深入森林内部。
师生统一骑扫帚飞过去,只允许带在去往途中与返程所需的食物,其他伙食自行在森林里与老师一同寻找安全无毒的食材,生火解决。行李不得超过25kg。
活动不至于涉及生命危险,教职人员会带好医疗箱。

参与的学生可为学院加分,最高可加15分,此外可得到1-10分学分。
此活动为学院之间的竞争,教职人员不参与竞争。
Guys who performed well will have special reward:皮下校长寄来的巧克力蛙(主要是校长不吃甜食还不明所以地买了,于是乎还是得送出去)。

你们将会经过:
1.迷雾森林
浓稠的迷雾蔓延此地,空气含水量极高且闷热,五米开外见不到人,道路错综复杂,虽然没有绝对正确的路,但走一条歪路将会至少耗费1个小时的时间在无用的弯道上,树枝上很可能会有危险的生物,一片小型食人花,倒挂在树上朝你吐口水的咕噜猴,使你下半身麻痹且有12条腿的毒蜘蛛,跳到你身上的变异箭毒蛙等。
好消息是,使用荧光闪烁或是呼神护卫召唤出可发光的守护神可以使周围清晰度增高,你的守护神可以陪伴在你左右,但让他们给你引路是决不允许的。

2.魔药沼泽
若是见过老巫婆熬制的汤药,你就知道它为什么被称为“魔药沼泽”了,青绿色的沼泽表面温度变高达45摄氏度,其表面不停吐着泡泡,当泡泡破裂,溅出的粘稠泥泞难易用清水洗涤干净,无人知晓沼泽到底有多深,但可以推测它深不见底,湖面上飘着各种动物腐烂的尸体,还有两三具人类的骸骨,基本已被饥肠辘辘的鸟类或巨大无比的蝴蝶啃食干净,唯独可以在沼泽生存的便是这里的巨蜥,他们牙齿带有使动物产生幻觉的毒素,是你无意识地被它拖入沼泽煮个半生不熟再慢慢食用。
沼泽中央漂浮着七彩石,它们便忽不定,移动速度极快,当你踩下去是它就会往下沉一些,一块石头只可承载一个学生或教师的重量。

3.无头骑士阵
传说14世纪英勇的皇家骑士误入此地,对魔法一无所知的他们在魔法森林游荡了三天三夜,最后无一幸免地被这里的巨兽咬掉了头颅,化作幽灵守护着自己的营地直至现在,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寻找自己的头颅,但他们的头颅大多被飞龙鸟兽调走享用,他们凶残无比,所到之处花草枯萎,他们会召唤带着一群孩子的巨型狼蛛,吸血的蝙蝠与黄蜂群等可怕的动物,攻击冒犯他们的法师,寻找他们的弱点并控制住他们,独角兽会来到你的面前带你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PS:只有教职人员可携带宠物,静止使用幻影移形,飞来飞去此类咒语。特殊情况请及时汇报,教师们会第一时间想办法解决。

时间:暑假,具体时间未定。

Kind Regards,
Theodore Mackkin Salvador

群宣/求k。
Finnerch University of Wichwand and Wizardry
芬尔棋魔法学院
*始于14世纪,英式传统学校,与人类世界相隔,学院制。(以JK罗琳著作《哈利波特》系列为原型改编)

*向世界各地的纯血,混血甚至麻瓜开放。
*拥有最顶尖的教职。
*与魔法部相处融洽,我们的Greater good是将每一个学生都教育成迄今为止最独一无二,得以名垂青史的巫师。
*终于哈利波特原型,采用学院制度。
*学院随机分,符合性格的学院分到几率更高,也可从Pottermore网站测试结果选择学院与守护神。
*对于谈恋爱没有过度严格的规章制度。
*你们磕的cp,在此都是真的!!!

四大学院。:
William Shakespeare-莎士比亚(威廉·莎士比亚)学院-祖母绿
Francois Rabelais-拉伯雷(弗朗索瓦·拉伯雷)学院-宝石蓝
Nikolaus Kopernikus-哥白尼(尼古拉·哥白尼)学院-玫瑰金黄
Yuan Qu-原(屈原)学院-朱红
-
莎士比亚学院:
-现学院长:Theodore Salvador
-学院代表:赫尔墨斯
-代表色:祖母绿
-招生标准:精明,浪漫。
-创始人遗物:以诗集的方法记载魔法史,诅咒,及长生秘诀的古籍,长期为黑势力垂涎的目标。
拉伯雷学院:
-现任院长:Vincent Messel
-学院代表:普罗米修斯
-代表色:宝石蓝
-招生标准:开朗,感情丰富
-创始人遗物:一株永不枯萎的榭寄生,祝福,附保护魔法的白袍和法器,与黑暗生物终身为敌。
哥白尼学院:
-现学院长:Amanda Pockty
-学院代表:阿波罗
-代表色:玫瑰金黄
-招生标准:正直,忠贞。
-创始人遗物:一台可以看见过去与外来的天文望远镜,但要使用独角兽的毛发,福灵剂混合饮用下后才会生效。目前天文望远镜下落不明。
原学院:
-现任院长:傅眠月
-学院代表:雅典娜
-代表色:朱红
-招生标准:勇气,聪慧。
-创始人遗物:毛笔。具有强大魔力。以其施法配合特定咒语,至足以逆转生死。但施术者无一生还。

重要通知

供梗:Missy Amanda Pockty

Dear all:

本校首届“Discovery of Fantastic Beast”已经过魔法部批准,预计在六月中旬开展该项活动。地点将在离学校200公里以外的原

——置顶

是个半吊子文手,但很容易鸽。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字的话非常荣幸!

混的圈子很多,喜欢的cp也很多,都想写!

是叶修女友粉

写的cp会很杂,墙头也非常多。

【巍澜】一见钟情



第一次写巍澜,有什么问题请指出!

#ooc是我的

#甜饼,超级短,可能无脑甜





——我的世界一片黑暗,直到遇见了你。我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沈巍不常能见着阳光,地星总是阴沉沉的,但他到海星之后,他发现那里到处都充满了阳光。

  海星的天是蓝的,光是暖的,人也是甜的。

  这个人特指赵云澜。

  沈巍觉得赵云澜天生就是适合撒娇的,明明长了一张极有男人味的脸,但整个人都是甜的。上次出任务前突如其来的一声“黑袍哥哥慢走”更是勾的沈巍魂都飞了。

  像小猫一样。沈巍是这么想的。

  被别人认为像小猫的赵云澜本人并不觉得自己软,他仍然觉得自己是龙城纯1。

  自1为是罢辽。




  沈巍有的时候会回忆他和赵云澜刚见面的时候,赵云澜叼着一根棒棒糖对他说。

  “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真的是一见如故的兄弟情吗。沈巍经常会想。但沈巍是鬼王,对感情几乎一窍不通,没有人教过他“爱”是什么,所以沈巍也一直想不明白那种奇妙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他翻阅了好多好多古籍,都没有记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的。

  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最后还是大庆偷偷塞给沈巍几本言情小说,每一本都甜的腻人。沈巍一本一本认真的看,以至于赵云澜都觉得沈巍不爱自己了。

“沈教授?沈教授——?”

  赵云澜不能承认自己的魅力没有几本书大,嘴里含着棒棒糖就在沈巍旁边闹了起来。

“沈教授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入迷?”

  赵云澜一边说着就一边去翻那本书的封面,被沈巍用手一挡,但还是被赵云澜猜出了那是什么书。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们的沈大教授也会看言情小说?黑老哥,嗯?”

  沈巍害羞似的把头低下不说话,连耳朵都带上了红晕。

“我不是,我就是好奇...”

“好奇什么?”

  赵云澜眯着眼看他,不等他回答就把唇贴在他嘴唇上,来了个亲密接触,又被沈巍圈着不让动,接受了一个野兽般毫无章法的亲吻。

“大庆都跟我说了。”

“我来告诉你,那种感觉我们叫它”

“一见钟情。”


〖群宣——相亲版〗
“欢迎来到Lonely Apartment ”
“他们都是无意下界的折翼天使”

p2。是个礼貌的天使。
p3。是个酷哥想要个练家子互殴或来个人雇他。
p4。是个怪盗。想要能包养他的富婆。职业首选警察一类。
p5。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想要个有钱人。
p6。是个耿直大叔。无比渴望有一天能够自己撒糖。
p7。是个可爱的小女孩。想要个宠她的人。
p8。是群宠!想要帅哥。
p9是p2天使的手写。在此感谢他。
p10也是公寓的手写。

以上为群宣戏(自我安利)与公寓手写。不可拿。
文渣不多说。是个现原语C。
微审不严。
我们期待你的到来。

“余生,我愿与你相伴”
“你呢”
“你愿意跟我走吗”

论双向暗恋有多好 芥敦

芥敦,注意避雷。


#我是段子选手,第一次写芥敦,ooc致歉。

#我流双向暗恋的芥敦。


“人虎,鄙人觉得你啊,还真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芥川不止一次的这么对中岛敦说过。


“太宰先生没有教过你吗,在这样浑浊的世界却这样天真,是存活不到最后的。”


芥川觉得,他今天可能要说他这辈子最多的话。


“所以,以后让鄙人来守护你,人虎。”


他走在路上一遍一遍念着这几句话,他打算向中岛敦告白,字面意思上的告白。他不能出错,只能反复练习。


中岛敦“无意”在大街上碰到了芥川,嘴里还念念有词,他想芥川怕不是疯了。好奇让中岛敦忍不住悄悄地溜到芥川旁边听他在说什么。


“人虎?”


芥川先反应过来,看着在他后面偷偷摸摸像是要做坏事的小老虎。


“诶!”


中岛敦立刻立正站好,一副我不知道啊我什么也没干的表情看着芥川。


“芥川!你刚刚在说什么呢。”


“与你无关。”


等鄙人练好了再说吧。


“我刚刚有听见「守护」之类的词语哦!你看上谁了?”芥川看他还不死心,索性不说话了。


“是一叶小姐吗,那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闭嘴。”是你。


看他终于准备放弃,芥川准备转身离开。


“如果是一叶小姐的话...还真是可惜...”他听见中岛敦这么说。


“我希望是我啊。”中岛敦轻声说到,悄悄收起了自己无理取闹的想法。


“是你。”芥川觉得耳朵尖真是好事情,他怕中岛敦不信,特地重说了一遍:“鄙人想守护的,一直是你。”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啦,烂尾,不愧是我。


卡金 冬夜

私设有,ooc有

咖啡店老板卡×作家金

是给 @里肆 老师的生贺!呜呜呜对不起来迟了!

  近日来的天气很冷,金向来是受不住寒冷的。

  他的手经常被风吹的通红,严重的时候会冻得连笔都拿不起来。偏偏他自己一点自觉也没有。

   反正总会有人替他担心的。

  金很喜欢楼下那家咖啡店,店里很暖和,甜品也很好吃,老板人也很好。

  金在那里写稿子时,咖啡店老板总会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

  “金,最近天冷了。”他会这么说着,然后给金端来一杯热摩卡,上面通常有爱心型的拉花。

  他还喜欢请金吃店里新出的蛋糕,然后看金一脸满足的吃掉,而他只是关注金的一举一动,眼里便有些微的波澜,习惯地拉了拉围巾,坐下来继续淡淡地注视着埋头奋笔疾书的金。

  金喜欢月亮。什么时候的月亮都喜欢。他觉得月亮能给他灵感,所以他的房间有一扇天窗。

  他望着窗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咖啡店老板的名字。

  Camille...卡米尔...是很美的名字。

  他正遐想着,思绪被门铃的声音打断了。他起身去开门,看到了手上拎着蛋糕和奶茶的卡米尔。

  “卡米尔?这么晚了来我家有什么事吗?”金接过蛋糕,让卡米尔进屋坐着,自己去帮他拿拖鞋。

  “店里的新品,想给你尝尝。”

  卡米尔这么说着。他有些忐忑,他喜欢金有些时日了,今晚来告白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他略带拘谨地坐在沙发上,却不知怎么突然对金的房间好奇了。

  “金,我想去你的房间看看。”

  卡米尔说,他的心不自觉地跳得更快了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想着自己不能在金面前失态,让自己平静了些许。

  “好啊,进来吧。”

  金挥挥手示意让卡米尔进来,卡米尔的视线跟随着金。

  “卡米尔你看,这天窗挺不错的吧。”

  他抬起了头,看到的便是那天窗映衬着的夜晚,他能看到月亮,也能看到星河。他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句话“月色が美しい。”

  他看向一旁的金,他想这眸子确实好看,像是大海在里面流淌。

  卡米尔开口打断了沉默“月色真美啊,金。”

  金一愣,懂了什么,笑着回答他:“嗯,月色真美啊。”